成功案例

公安执法成功案例

城管执法成功案例

AI机器人成功案例
工地监控成功案例
安检环境监测成功案例

军队成功案例

关于我们

公司概况
企业管理
企业文化
公司认证
 

版权所有:2019 深圳欧克伟业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3024094号-1       

公众号二维码

>
失落十年:深圳安防为什么没有出现“海大宇”?

失落十年:深圳安防为什么没有出现“海大宇”?

分类:
新闻中心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8/17
浏览量
2009至2019,是中国安防全面崛起的十年,同时也是深圳安防的失落十年。
这十年间,中国安防行业总市值从1605亿元增长到7183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17%左右。其中,以杭州的海康威视、浙江大华、杭州宇视等为代表的一众安防明星企业更是抓住了这黄金十年崛起,奠定了霸主地位。
另一边,中国曾经的安防之都——深圳,以中安消、图敏、黄河等为代表的深圳派安防明星企业则在短暂的崛起辉煌之后,却陷入了长期的沉寂乃至分崩离析。
发展至如今,即使是在2018年营收居于深圳安防企业前列的英飞拓一年的营收也仅有42亿元(同年海康营收498亿亿元),在大的安防行业中,深圳派企业尽管在细分领域出现了一众代表性玩家,然而却始终未曾再复当年辉煌。
占据了时间的先发优势、地理上最优秀的贸易港口与发达产业链建设,然而却始终未能出现一个类似“海大宇”(海康威视、浙江大华、杭州宇视)的存在,深圳安防这十年来的发展不可谓不惜令人唏嘘。
那么过去十年多,深圳安防究竟经历了什么?
又是什么,导致曾经的安防之都深圳没能出现如今的“海大宇”?
最后,在错过成为“海大宇”之后,深圳安防企业们的生存状态以及未来又在何方?
通过深入走访云天励飞、巨龙、朗驰创欣等多家代表性深圳安防企业,与行业内人士进行深入交谈,我们试图还原这一场长达十年的安防产业变迁背后最隐秘的推动力,以及隐藏在这一段历史之中,曾经深圳安防中那些闪耀一时的明星,与如今依旧坚持在一线,深圳安防企业们的生存百态。

 

本能成为海康、宇视的图敏与中兴力维

毫不夸张的说,作为改革开放之后,最早发展起来的一个城市,深圳算得上是中国安防行业最初的发源地,三十多年前,正是从这里三星、泰科、博世等一众国外知名安防企业的产品流入内地,并从零到一,培养起了中国最早的一批安防产品代理商。而上世纪的那时候,中国安防市场,还正是外商的天下。
而在这之后,得益于深圳发达的电子制造业以及完善的供应链体系,深圳本土安防又快速崛起,在2013年之前,都牢牢占据着中国安防之都的地位。巅峰时期,这里曾经一度孕育了出近四千家安防企业,其中不乏中安消、朗驰创欣、波粒、中兴力维、图敏、黄河等一众在安防史上曾赫赫有名的企业存在。
如果对历史进行复盘,我们会发现,他们本有机会成为来自深圳的“海大宇”,但是最终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退居二线,成为一个个让人回忆时不禁扼腕叹息的存在。
如今,已经淡出一线的图敏正是其中代表,与杭州遥遥相对,这家企业与海康一同创立,一同以板卡起家,也几乎一同迈向前端市场,然而最终的发展各有不同。
这是一家以DVR板卡起家的安防企业,与海康前后脚在2001年出生。成立之后不久,图敏路子与同时期的海康几乎如出一辙,相继推出了MPEG4/H264 硬压缩全系列音视频压缩板卡和单路以及二路、四路、八路、十六路全实时嵌入式DVR 车载式DVR,产品广泛地应用于国内外金融、电力、邮政、军队、公安、交通、水利、监狱、商场、码头、车站等场景之中。
那一时期,以图敏为主力,深圳安防的DVR销量曾经一度占到全国市场30%的市场份额,与彼时的海康威视成南北对立的态势。
但是海康后来从后端逐渐走向前端,完成从DVR、NVR、前端摄像头等产品全线覆盖,并一路发展壮大。而图敏却在之后发生了人才的分崩离析,企业发展也自此止步不前。
从图敏的视频编解码产品线之中,后来一共诞生了三家影响深远的企业:黄河数字技术、深奥和朗驰创欣。
而这三家之中,生存的比较出彩也最先独立的当属朗驰创欣。最初做了几年嵌入式产品开发之后,朗驰创欣敏锐的感受到市场压力果断转型红外机器人以及其他智能红外产品研发之中,并计划在今年再次上市。
而黄河数字技术则一度是曾有实力成为深圳安防代表性力量的一家,其网络摄像机产品无论在技术还是产品质量上都是佼佼者的存在,并在2009年被加创并购,并由加创创始人詹建龙亲自坐镇。

与此同时,2009年前后,加创又相继并购了以安防系统软件平台开发为主体业务的北京先进视讯科技有限公司,巨大的业务联盟形成之后,加创在一时之间也成为了行业内炙手可热的炸鸡子,但是辉煌最终却并未持续多久,在海康威视以及大华等杭州企业2013年前后的低价攻势之下,最终陷入节节败退。

勉力支撑到2017年,黄河正式宣告破产。
后来有黄河内部出身的人士回忆表示,当年黄河的失败其实是内外因素综合产生的结果。
其中,最大的外因来自市场竞争的加速,2013年前后,国内海康威视、大华等企业的大量低端产品相继投入市场,在价格与质量的双重压力之下,包括黄河在内一大波深圳安防企业纷纷进入过冬状态,乃至关门、转型。
而在国外方面,这一时期黄河的安防产品的市场则尚未打开。与此同时,重压之下的深圳安防企业内部之间的价格战则成为了压垮黄河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这些且都是后话。如果说与海康一同成长起来的图敏是中国安防企业发展在杭州与深圳的一体两面,那么与宇视与一样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中兴力维则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中兴力维的前身为中兴通讯监控产品线,在1995年开始为通信网络健康运营提供保障服务,后来于2005年正式独立运营,成立中兴力维正式切入安防市场。
对照宇视的发展:2006年开始进入市场,之后相继随着华三(历史上曾经是华为的子公司)被卖身3com又转手惠普,最终到了2011年才从华三存储及多媒体事业部整体剥离、独立运营,之后又遇到冲击港股失利,最后通过与千方重组完成曲线上市一系列波折,最终通过一系列高端产品的市场研发稳坐安防老三的市场位置。
两家企业同样出身于中国最顶尖的通信巨头之中,也几乎同一时间切入市场,通过十多年的市场耕耘,中兴力维则将目光重点放在了方案集成领域,在细分领域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自主企业尚是如此,那些曾经名赫一时的外企代工厂则早已经湮没在行业发展的烟尘之中。
在与深圳相隔不远的广州,成立于2001年的伟昊科技曾凭借着三星安防全系列产品总代理的身份赚的盆满钵满。可惜,国产安防崛起的太快,2001年才成立的伟昊科技一方面并没有享受到多久的外企红利,另一方面也没能早早的投入到自主研发的路线中去,因此早早便退居二线,就连副总裁黄辉栋也在后来被明星AI企业格灵深瞳挖走,成为老东家的对手。
而三星这厢,则在2016卖身韩华,从三星泰科改名成为了韩华泰科。

 

风光不再的中安消:资本运作的泡沫与横向并购的失败

与图敏、黄河同时代,深圳还有一家叫做中安消的企业,根据官方资料,中安消首次上市于2005年,时名中国安防技术有限公司(也称CSST),其主营业务为安防运营服务,与此同时,中安消也是当时我国唯一一家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安防企业。在那个海康与大华还都只有四年历史的时间节点上美股上市,中安消不可谓不风光。
然而作为中国安防历史上不可多得的异类,中安消之所以至今仍在市场上被屡屡提起,却与其产品或服务几乎毫不相干,而是由于其创始人涂国身惊人的资本运作大法。
仅仅美股上市前后的几年,中安消就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活动发起了30多起战略性并购,被称为当时的“中国安防航母”。
2007年6月28日,北京昆仑饭店,时名安防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的中安消一口气将成立庆典、战略并购及合作新闻发布会以及全国工程商合作伙伴交流会四场大会合而为一。
大会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常,时任中安消高管、被收购企业高管、公安部与安防协会领导专家、建设银行在内的金融行业代表以及一众业内同行纷纷到场观摩。
在此次会议上,深圳豪恩、九鼎集团、上海诚丰、深圳宏天智、武汉恒亿、常州明景、杭州天视、深圳艾礼安、北京先进视讯、北京冠林神州、深圳创冠、北京达明、北京冠林盈科等当时行业内知名的安防企业同台亮相。

▲时任中安消的高管与被并购企业的老板们

大会现场,曾经的豪恩总裁陈清锋感慨的无语言表,甚至直言这次并购合作对他来说就像“心爱的女儿要出嫁了”。
或许,当年人看中安消的收购大法,即使不是北冥神功,也是一套吸星大法,谁曾想,十年后回望,却是一套彻头彻尾的七伤拳,一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过后,许多被收购的企业老板后来都选择了“二次创业”。而中安消自身又无法将这些本就技术含量不高的企业进行很好的横向整合,最终只成为了一个松散的用于充营收数据的安防联盟。
甚至就连卖身中安消,成为上市企业一份子的老板们,也不相信中安消的神话。将“亲闺女”嫁出去后,曾经的豪恩总裁陈清锋一年后选择以中安消三股东的身份与“亲闺女”与“女婿”告别,从2008年开始,陈清锋就开始从股市中慢慢退出了自己的股份,转型实业家,业余做做投资,而新的企业名字依旧叫豪恩。

▲陈清锋

事实上,豪恩已经算是成功登陆的一家,在中安消的神话逐渐破灭的这一过程中,更为心酸的一家企业叫先进视讯。就在2007年的那场大会上宣布加入中安消联盟仅三个月过后,2007年9月,北京先进视讯总经理陆福明发表声明:先进视讯正式退出CSST并购。
但故事的高潮还远不止如此,还记得前面提到的收购了黄河数字的加创电子吗?2009年3月9日,加创电子发布新闻稿,宣布公司已经完成对北京先进视讯科技有限公司的58.6%的股权并购,先进视讯至此彻底成为了加创的子公司。
然而,加创电子日后的发展,从黄河数字技术的发展历史中我们不言自明,“嫁了两次女儿”的先进视讯老板,虽然不乏深入做安防的实力,但是大概缺乏了一双识英雄的慧眼,连续两次精准踩雷,实属不易。
而先进视讯的“前夫”中安消,资本运作大法的威力也并未持续太久,2012年中安消市值还在25亿左右,经历六年的运作之后,如今更名ST中安的中安消2018年市值却仅剩19.63亿元,相较年复合增长率17%的中国安防行业发展,一路逆势下行。

 

错过了成为“海大宇”的深圳安防,究竟路在何方?

接着最开始的故事,我们继续讲下去。其实在图敏逐渐没落之后,这家传奇企业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从这里曾经相继走出三家知名的企业:朗驰欣创、深圳黄河数字、以及深奥。
其中,黄河数字曾一度在中国安防行业的网络监控领域占据行业前三的位置。但是由于经营等多方面原因,黄河在后来逐渐走向了衰落。而从黄河之中,又孵化一家至今依旧在市场中占有稳固地位的细分领域明星企业——深圳巨龙创视,在前一段时间的走访中,智东西也亲自拜会了这家企业,并与其创始人进行了深入交流。
巨龙创视由曾经的黄河研发总监孙成智创立,在2013年,孙成智离开黄河独立创业,目光依旧瞄准老行当,做安防行业的软硬件方案提供商。

▲巨龙创视创始人孙成智

凭借着此前积累多年的研发经验以及清晰的定位,巨龙并未选择直接与来自杭州的海大宇硬碰,而是选择智慧校园、智慧社区等更加细分的方向。与此同时,凭借着在硬件上的积累与行业认知,巨龙还与商汤、旷视等企业达成合作,成为其摄像头、智能分析盒子等产品的主要代工厂商之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清晰定位。
与黄河一道,同样出身自图敏的朗驰欣创则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在2005年创业之前,曾作为图敏研发工程师的彭志远曾先后参与图敏系企业的球形摄像机、音视频压缩卡以及DVR的设计。而在创业之后,彭志远也一度带着朗驰欣创在IPC模组市场成为业界翘楚。
但是与巨龙不同,早在2009年前后,朗驰欣创团队就已经提前感受到了IPC市场的逐渐向巨头集中的趋势,恰逢在一次比赛看到了一组来自成电学生的比赛成果,朗驰欣创从中发现了来自红外检测行业的一次巨大机会。
也正是从那时起,朗驰欣创开始逐步退出传统的IPC模组市场,并主攻红外检测方向。在最开始的两年中,对于工业领域的红外巡检,当时国内尚处起步阶段,据朗驰欣创的销售总监吴宁表示,当时的大力投入差点让朗驰从行业的先驱一转成为先烈。
但好在从2010年前后,国家电网的红外巡检开始招标,一台设备起步价就在百万级别,而当时国内能做红外电力巡检的企业尚不多见,朗驰欣创也自此成为了其中最早收割行业红利的一批。时至今日,朗驰欣创早已完成从传统安防向红外安防行业的转身,在智能红外机器人以及智能红外设备两大领域成为新的行业翘楚。

 

而这两家企业的历史发展与现状,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深圳安防行业过去的发展历程与如今新的生存模式。
对于深圳安防企业到底为什么难以做大,如今的巨龙创始人孙成智以及一位行业内资深人士表示,过于便利的产业链发展反而成为了很多深圳安防行业发展的一大瓶颈所在
具体来说,以华强北为代表,凭借着丰富的电子零器件、五金元器件等资源,很多深圳的安防创业者只需打车去华强北转一圈,产业链就能够基本搭建完成。
与此同时,深圳浓厚的创业氛围加持,往往企业还未真正做强,便有核心员工离职创业,因此曾有人笑言在2012年前后,深圳安防的现状是近万CEO齐聚深圳。
长此以往,企业一方面是无法做大,另一方面,也难以形成核心的技术以及资源积累,一旦面临大企业的降维打击,自然哀嚎一片。
更何况,一直以来安防都是一个以技术为驱动的行业,以杭州为例,仅仅宇视一家,截止2018年年底,专利数量就已经达到1869件,其中发明专利占比83%,而对于深圳的许多中小安防企业而言,一方面既缺乏像浙江那样的丰富高校人才来源,另一方面,企业难以做大在技术上的积累也自然一穷二白。
尽管浓厚的创业氛围与资金加持,深圳在短期内曾创下四千多家安防企业数量的盛况,但是云龙混杂才是真正的行业现实,2013年前后,随着安防行业的巨头效应进一步增强,深圳企业应声一多倒闭千家,有的直接老板本人跑路,做工厂的被人追债搬空了设备,搞出口的直接出血甩卖,其中深圳中科视安则因为欠债3000余万,老板直接失联。
此外,来自杭州的压力,又为深圳企业内部的争斗点了一把火,为了生存,深圳企业内部也掀起了一轮猛烈的价格战,进一步价格越低,质量越差,深圳小微企业的安防口碑也就越来越差,一连串的连锁效应之下,淘汰进一步加速。
但是好在,经历过一轮血的教训之后,深圳一些安防企业最终觉醒,虽然已经错过了成为巨头的机会,但是却在诸如屏幕、IPC代工、家用市场等一众细分领域中,找到了自己的强项所在,最终以一种顽强的姿态存活下来。2018年,英飞拓整体营收达42亿,与宇视同年营收相差无几,以创维群欣为代表,一众屏幕厂家也同样在安防领域大放异彩。
此外,加上搅局者华为,以及以云天励飞为代表的一众AI企业加入战局,深圳安防经历了没落十年之后,又以一种新的姿态重返战场。

 

结语:十年之后,安防的大淘汰依旧在继续

如果仅仅看这十年的发展,无论天时地利人和,深圳本都可能出现一批不差于海康、大华、宇视的企业存在。而其中的图敏、波粒、黄河、中安消更是其中长袖善舞的代表。
进一步将眼光拉长,放到中国安防这四十年的历史来看,深圳安防从行业刚起步时的一枝独秀,到2001年与杭州一同“种子选手”频出,但是由于资金、技术、竞争等等原因,企业却一直未能在规模上做大,或者未在技术上做强。甚至在2013年前后,受到来自杭州企业发起的价格与质量攻势后一时间被杀得无所适从,上千家企业纷纷倒闭关门。
但市场的淘汰却从未就此停止,随着新入局者的加入,安防市场随着物联网、AI技术加持而开启的新一轮扩容。市场竞争只会越来越烈,而真正生存下来的企业,一方面要有足够的技术支撑,另一方面,清晰的定位也是不可或缺的内容。

在新的机遇面前,大浪会淘走砂砾,也会留下珍珠。